領導

領袖的核心價值

胡志偉牧師


  前一陣子,香港294位關心香港的專業人士與學者發表了「維護香港核心價值」的宣言,引起了社會的關注,宣言認為近期社會不少事情,正衝擊著港人一向持守的核心價值,例如自由、包容、法治、民主等。核心價值,對不少教會領袖而言,只是一個內容空洞或不求甚解的抽象概念;然而我們若不了解與釐清個人與團體之間的核心價值,只會帶來混亂,迷失方向。

本立而道生

  張楚勇理解「核心價值」(core values) 為「一些被認為是最根本、不能被取代,或者是被取代了便會走了樣的價值,就是核心價值。那些可以交換的、可以被其他手段或價值取代的,便不是核心價值。」(明報,2004年6月9日) 簡言之,核心價值是我們基本的信念;引導我們的行為準則;也是我們最終選擇優先次序的依據。應用在堂會身上,構成團體的核心價值,就是那些被認為是不可被取代的,讓會眾能有意義地參與,並構成其身分認同的價值。

  布蘭查 (Ken Blanchard) 看「領導的最重要意義之一,就是找出能夠定義公司核心價值的解釋。能否成功地找到核心價值,牽動著公司的成敗與存亡。」(《一分鐘激勵》頁151) 核心價值觀乃是堂會的重要組成部分,它代表著堂會在發展過程中如何處理內外矛盾的準則,向人表明「我們身分的獨特性」,始終恪守的信念。就筆者觀察華人堂會與機構,不少紛爭與分裂,源自內部不同的價值取向而帶來迥異的期望。核心價值易令人混淆之處,它描述的不是「理想的堂會」或「未來的遠象」,而是反映「現今的我們」。價值先於異象或策略,領袖若不明白團體或大多數人現今所站之處,就難以召集成員一致地往「共同目的地」 !

實至而名歸

  不少教會領袖覺得核心價值理虛而不實,在於只看到了價值吸引人的「虛面」,抄襲成功堂會的價值,以為可不付代價,就能移植發展,卻不知道如何落實。堂會如何對待教牧、會友、新人的行為是「實」的,堂會的策略、組織、流程、制度、權責也是「實」的,核心價值須融入堂會的日常行為,讓價值與事工一致,否則只會名不副實,懸在空中。

  有人錯誤理解核心價值為宣傳廣告或理想的前景,有總比沒有好 ? 任教達拉斯神學院的Aubrey Malphurs確切說明核心價值不等同異象、原則、策略或教義 (Values-Driven Leadership)。它表達著組織的恆常、熱切與合符聖經的基本信念,塑造堂會事工的不同層面 : 決策過程、目標制定、衝突處理、資源分配、優先次序與團隊建立等。

  2003年,因假帳醜聞而倒閉的「安然集團」(Enron),正好說明核心價值的關鍵在於真實性。如果企業制定了「誠信」為其核心價值之一,但內部最高領導人卻不切實信守和維護,核心價值就成了一句漂亮的口號而已。

  如果把團體比作人,核心價值就可視為一個人的「人格和品行」。正如勞根 (Bob Logan)所言 :「行動印證價值」,只有透過真實可見的行動,方能向外展示其宣稱的價值。假若有某間堂會宣稱「差傳 / 宣教」為其核心價值之一,查核其價值是否一致,只要看看該堂用於差傳項目的奉獻 (至少為總支出的一成);再檢視近年經濟不景下,該堂有否削減其對外的差傳奉獻,價值是否「核心」就一清二楚了 ? 教會領袖要確保其組織的核心價值,在發展過程中全體成員均能認同,並堅持不懈地落實於行動中。

  「言必行,行必果」,在位的領導層若不以身作則,身體力行,把價值落實於堂會的具體行為,其宣稱的「價值、異象、使命」就永遠流於形式,而不能對堂會起著促進作用。關鍵不在於堂會或機構怎樣表述其核心價值,而是團體內上下成員對此深信不疑,並轉化為日常事工的運作,這才是塑造組織核心價值的關鍵 !

理通而成事

  勞根看大部分策略式計劃的失敗,始於過程初階,沒有釐清眾人價值的差異,於是任何最好的行動方案必難於實現。近數年,趙錦德牧師與筆者,在各地華人教會,主領不少教牧與長執訓練,先弄清楚核心價值,再談異象與策略。

  團體的核心價值,須適切領袖的個性;一是由強而有力的領袖 (堂會創辦人或在位甚久的教牧),以其價值為團體的取向,如教牧重視教導,「真理教導」就成為堂會的核心價值之一;或注重小組牧養,「坦誠交往」就是可驗證的行為表現。更多的是堂會長執已有其固守的核心價值,而新上任教牧要與之相適應,否則價值的衝突是遲早發生的事 ! 一般而言,堂會的「終點價值」(terminal values) 異議不大,分歧多在「工具價值」(instrumental values)。如「關係為先」與「目標第一」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價值;又如「顧全大局」與「敢於冒險」也反映著不同的價值取向。

  有些教牧認為核心價值觀要廣大而全面,於是,所有重要的理念都要寫成核心價值。核心價值不在多而貴精。如果核心價值多於六項,可能該團體還沒有找到其真正的核心價值。即或同一宗派之內的教會,個別堂會的核心價值,也不全是一致的。千篇一律的堂會核心價值,非但不能體現個別堂會的特色和個性,反而易於淪為「人有我有」的樣版化。

結語

  當教會領袖了解所屬的團體「當下是誰 ?」,從而發展其堂會遠象與策略,方能團結大多數,在共同的價值下,堅守信念,不輕易放棄,完成國度使命!




聯絡
© 2004香港教會更新運動•版權所有.Hong Kong Church Renewal Movement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轉載須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