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絡
© 2004香港教會更新運動•版權所有.Hong Kong Church Renewal Movement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轉載須知

敢於領導

胡志偉牧師


  在筆者有限的接觸中,不少在位的教牧同工常表示 :「個性或恩賜使我不適宜作堂會的領導人,若有選擇的話,寧可退下來 !」也有在學的神學生表示 :「畢業後,最好能跟著某位名牧作副手,琢磨數年。」教牧同工中,不乏理想主義者;而現今華人教會的生態,有時卻如現實一般地殘酷 :「堂會聘請你為堂主任,就是期望你能帶領整間教會。」「堂會支付你基本的薪津待遇,不是請你來『學師』,而是期望你能有所貢獻。」堂會對教牧的合理或不合理的期望,再配對教牧的稱職與不稱職的表現,就帶來雙方面或是同心建造教會,或是互訴對方的不是,怪罪對方。

  在不利的形勢下面,教牧可把問題歸咎於神學訓練、宗派傳統、長執弄權、信徒不信任等,筆者看為重要的是教牧心態的轉換:敢於領導。若教牧是堂主任或負責的同工,他 / 她就不推卻其職分賦予的「權柄」,運用屬靈影響力,影響長執與信徒朝向共同的異象進發。談領導,不是空談權力分配;只要教牧權高於長執,就能發揮領導了。相反,真正的教牧領導,在任何宗派體制之內,他 /她自知如何擴展其屬靈影響力,毋須與人爭奪位置,卻能取得別人信任,統御大局。

承擔職責

  筆者參與洛桑運動「2004宣教論壇」的專題小組「未來領導力」,收穫之一是再次確定「領袖學習領導之道」,主要不是在神學院或訓練課程 (如「教新」提供的),也不是透過別人作「生命師傅」(mentors),主要是來自職責。該項研究訪問了150名各行各業已退休的成功領袖,了解他 / 她們從何途徑學習領導,發現了職責構成「學習領導之道」的有50 %,其次有 30 %來自關係上的學習,10%為個人成長中的深刻經歷,同樣有10 % 是來自神學院或訓練課程。

  對在位的教牧而言,現今你所佔的位置,就是你學習領導的最佳場所。只要你忠心履行責任,你的領導力自然會流露出來;推卸責任,卻會使你失卻領導的空間,從而不能提升你的領導水平。筆者未承擔「監察賭風聯盟」召集人之前,未曾接受過傳媒訪問,基本上不曉得如何與記者打交道;待要聯合教會力量,走出去,才學習面對媒體。不少寶貴的學習,源自職責提供的場景;透過積聚的經驗,有不斷改進的機會。

  堂主任面對的實況,除非堂會與教牧就職責範圍達成共識,否則堂會仍然寄望教牧能負起領導的角色。堂主任可能不甚情願作領導,選擇之一是乾脆退下來,或不作堂主任,只作代堂主任,清楚表明職責是「暫代」(不要寄予厚望);另一就是克服心結,邊做邊學,肯定承擔職分帶來領導力的發揮。一日教牧尚在領導的位置,他 / 她 不能放棄或中止領導的功能。

自覺反省

  筆者近日閱讀《栽培領袖─耶穌會的人才學》 (Heroic Leadership),此書描述依納爵羅耀拉 (Ignatius Loyola) 聯同9位弟兄,於1540年創立的「耶穌會」(Jesuits),分析這所歷經450年以上的宗教組織,既無資金,又無商業大計,卻在全球歷史中產生重大的影響。

  作者 Chris Lowney 剖析耶穌會的領導哲學 :「領導的機會不僅出現在工作上,也存在於日常生活一般活動中 … 它的領導有四種與眾不同之處 :
- 我們都是領導人,而且我們一直在領導,無論處身順境或逆境時皆然。
- 領導發自於內,我是誰對於領導的重要性,不下於我做了甚麼。
- 領導不是一種行為,是我的人生,是一種生活方式。
- 領導人的使命是永遠完成不了的,因為它是一種不斷進行的過程。」(17-18頁)


  Lowney 回顧耶穌會的成功,源自此修會的上下皆認同 :「一切領導均以自我領導為開端,而自我領導又以自覺為開端。」(111頁) 領袖的「自覺」(self-awareness),反映在依納爵的「神操」(或屬靈操練) 之中,耶穌會士從而了解自己的長處、弱點、價值與世界觀等。當領袖清楚地知道本身是甚麼樣的人,就能全力以赴,並激勵別人一起朝目標邁進。

  領導不是指向行政管理,有些教牧強於宏觀,而弱於細節,他 / 她 可物色精於細節的人才,互作補足,發揮團隊的領導。教牧要自知自覺本身哪方面有所不足,選賢任能,而非忌才,開放胸襟,在轉變的世代中,肩負領導的使命。

  在每天生活中,耶穌會士常「檢驗內心」,回想一天中所有大小事件,而此種自省的操練,確保領袖在忙碌中不致迷失方向,常常回到中心點,作神看為對的事 !

擁抱變革

  敢於領導,其中一項質素是領袖有信心地革新與調適,不是對變幻世界採取守勢,退縮不前,而是果敢地迎向未來的挑戰。

  「整個世界將成為我們的家」,這是耶穌會士對普世宣教的異象,他們不死守規條,不會視變革為畏途,能隨遇而安,落實行動。羅耀拉塑造的耶穌會團隊,有方濟沙勿略 (Francis Xavier) 在印度、日本與中國,也有在中國的利馬竇,這些皆是適應改變、富有創意、獨當一面的宣教同工,不正是當今「使命教會」(Missional Church) 所需要的領袖?

  教牧持守的價值與信念不變,但了解時代在轉變,方法與工具在變遷中,於是能分辨哪些可以改變,哪些不可以改變,帶領會眾進入新世代中,成就國度使命。有些時候,教牧期望的事工變革來得太快或太多,會眾根本未能消化,跟得上轉變的速度,於是意圖的變革反遇上阻力,形成困局。在重視民主和參與的文化裡,變革的共識不再由上而下,較理想是在構思初期,教牧或領導層就有關建議進行諮詢與對話,而在尋求共識過程中,教牧與信徒繼續汲取相關資訊,或修改計劃,或微調進度。

  教牧要有效服侍這一代與下一代,他 / 她 有膽量突破前人的框框,嘗試締造新的文化,為傳統注入革新。Lowney稱許耶穌會士,「不會以隨波逐流為已足,也不會安於現狀,他們會無止境地尋求更多、更偉大的事。這類領導人不會一廂情願地希望情況轉變,他們會設法促使情況轉變,或盡量利用情況。」(274頁) 在 Lowney 眼中,英雄式領導並非反映在突如其來的「急變」,反是日復日,年復年,倍倍相乘的「漸變」。堂會的變革,須要的正是領導人此種持之以恆的應變之道。

結語

  筆者期待有更多如「耶穌會士」素質的教牧同工湧現,不計較組織是否人力物力豐富,不畏困難,全然委身於使命,全力以赴,肯承擔職責,又在行動中常作自覺反省,並能擁抱與達成變革。當我們有敢於領導的教牧同工,華人教會必定在普世教會中散發光芒 !


領導